中国少儿艺教网

春节时光机

时间:2016-01-27 09:25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春节,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最为牵挂的莫过于心中的家。家,承载着亿万中国人的团圆梦。即使相隔千山万水,也要在春节回到家人身边,与家人团聚。向家人问一声祝福,道一声平安,这是我们最质朴的情怀。在北京,有这样一个家庭,每年春节他们都会用拍照的方式记录着家的温暖、20年里家的幸福、家的改变。一张小小的老照片,述说着爱的呼吸、爱的颜色、爱的脚步、爱的方向。流淌着家这个永恒不变的主题。

  1988年,我只有三3岁,刚刚记事,第一次对过年有了记忆。那年,我哭着闹着要让母亲买玩具手枪和警察衣服。母亲拗不过我,为我买了新衣,我开心过年。除夕当晚,我与母亲在镜头前留下人生的第一张除夕照。


  1989年,我穿着“警服”,拿着玩具手枪。


  1989年,我依然穿母亲买的“警服”过年。(当时的家境并不宽裕,不是每年春节都能穿到新衣服)小男孩都有当警察的梦想,画面里,我虽然军礼敬的不标准,但眼神中还是充满了自信。


  1990年春节,我不再钟爱玩具枪与“警服”。我有了新衣服和新宠——玩具鸭。母亲说,我越长越像小女孩。


  1991年,一直默默拍照的父亲第一次在照片中与我们“团聚”。这是第一张家庭自拍照。


  1991年,我上小学了。喜爱武术,春节当天,父亲为我拍下了第一张“动作大片”。妈妈为春节购置了一盆金桔树,金桔树寓意团圆、美满、幸福、甜蜜、金玉满堂。


  1991年春节,母亲换上自己的新衣。找出多年未穿的旗袍,瞬间回到了青春年代。画面中的暖壶、卡带录音机、酒柜、大理石面茶几依然保留完好,只是安静地躺在了地下室。


  1991年,父亲一直在除夕夜为我和母亲拍照,自己却很少入镜。


  1992年,除夕夜,我与父母在姑姑家留下人生第二张全家福。当年动作片十分流行,父亲十分钟爱李小龙,长发、中山装的打扮也算是超级“模仿秀”了。


  1994年,每年初三都成为约定俗成的家族团圆日。孩子们一桌,大人们一桌,大家相聚在一起,吃上一顿团圆饭才算圆满过年。那年,大亨果茶成为最流行饮料。


  1994年,家族聚会最开心的永远是孩子。除了吃团圆饭,还可以收到很多压岁钱。在姥姥家的大院子里,孩子们留下最美笑容。


  1994年,四姐妹在老院子里留下当年的合影(母亲左一、四姨左二、二姨右一、三姨右二)。我的姥姥共生养两男五女。大姨远嫁,未能在春节与家人团聚。


  1994年,团圆饭中,最忙碌的当属姥姥、姥爷。大家都怕他们累着,不让干太多活。但老人们仍忙前忙后,不肯入席。这是我第一次为大家拍照。


  1994年,孩子们吃完饭姥爷才落座,与女婿们一起,大家斟酒布菜,开怀畅饮。此时的姥姥还在忙前忙后。


  1994年,当时的娱乐相对单一,名叫“三个字”的追逐游戏十分流行。孩子们在院子里追跑打闹玩的不亦乐乎。


  1995年,“最美姐姐”与三位穿着同款衣服的弟弟在“大美”照相馆留下春节的合影。从那以后,几乎每年春节都会在照相馆里记录下孩子们的“成长记”。


  1996年,帅气的哥哥与三位弟弟的合影。那年NBA篮球赛风靡全国,弟弟们坚持穿同款篮球鞋入镜。


  1999年,青涩的少年们慢慢长大(右一是我)。最小的弟弟手中多了一束鲜花,这是当时影楼摄影的常用道具。


  1997年搬入新家。不知因为何事,父母在春节发生摩擦。母亲在沙发上生气。父亲偷偷拿起相机记录下这一“历史时刻”。母亲每次翻看这张老照片时,都会露出开心的笑。照片记录着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点点滴滴。父亲说,这也是爱。


  1998年春节当日,一家人的新春合影。在当时,水仙花成为春节北京人家中最有代表性的春节绿植。


  1999年,不变的桌布,不变的糖盒。虽然简单,是当时春节最平民化的装饰物。圆桌上盛开的杜鹃花装点着家的温馨。


  1999年,我与父亲在家中客厅观看春晚。母亲为父子合照。母亲属鼠,身后坐着的老鼠玩偶是我送给母亲的春节礼物。


  1999年,我与父亲在家中客厅观看春晚。母亲为父子合照。母亲属鼠,身后坐着的老鼠玩偶是我送给母亲的春节礼物。


  2000年,红福字、红对联、红色绿植,装点着新年的家。


  2000年,灿烂的笑容,紧握的双手。是当年最美的记忆。父亲工作忙碌,胸前的领带,也系挂着家人对在外忙碌父亲的无限牵挂。


  2000年春节镜头里的母子。母亲说我太严肃,过年了,要多笑笑。


  2001年春节,家里的新成员“小乌龟”与我们一起看春晚,过春节。


  2002年新春伊始,父母在卧室拍照留念。为图喜庆,父亲特意系上了红领带。


  2004年的“全家福”。灿烂的笑容,永远定格在新年的除夕夜。


  2004年除夕,衬衫、领带的穿衣风格伴随着父亲几十年,成为以后不变的装束。


  2005年春节,父母用几乎相同的坐姿在客厅观看春晚,我为当年的父母拍照。父亲的领带是母亲那年送给他的新年礼物。


  2005年春节,父母在客厅里翩翩起舞迎接新年的到来。春节前,母亲送我一辆山地车作为礼物,我特别开心。


  2005年,不变的“初三家族大聚会”坚持了20年。家庭成员们再不会让老人们下厨做饭。书写家族历史的两位老人,被岁月悄悄带走了青春的容颜。


  2006年,再次搬入新家。乔迁之喜让这个春节更加的特别。当年的“最美”姐姐与三位弟弟再一次相聚在一起。


  2006年,三姨、四姨一家人来到我家,庆贺乔迁之喜。遗憾的是三姨夫因春节工作没能与我们相聚(三姨左一、四姨左二、四姨夫中、父亲右二、母亲右一)。


  2008年是奥运年,家中遍布红色。红福字、红毛衣、红西服、红掌绿植。在除夕夜,我与父母拍照留念。


  2009年,舅妈与表哥在春节期间来到家中。姥姥的过世,让大家族成员少了团聚的幸福。
 
 
(责任编辑:周洁)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