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儿艺教网

蒙太奇与拼贴

时间:2014-12-02 17:12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摄影蒙太奇将影像元素通过剪切、组合和拼贴的方式,集中在一张底片上,经过翻拍和暗房处理形成新的完整的照片。这种创作形式只是狭义上的摄影蒙太奇。广义上的蒙太奇创作在材料和表现形式上没有任何限制:在材料上可以在照片或底片上黏贴金属、碎布、石膏、塑胶等其他物品;在表现形式上将二维空间上的摄影与三维空间上的视频以及四维空间上的音乐融合在一起,共同表达一种蒙太奇式的意象。蒙太奇手法用看似毫无联系的视觉元素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实现超现实主义之梦。雷兰达(Oscar?G.Rejlander)


      摄影蒙太奇将影像元素通过剪切、组合和拼贴的方式,集中在一张底片上,经过翻拍和暗房处理形成新的完整的照片。这种创作形式只是狭义上的摄影蒙太奇。广义上的蒙太奇创作在材料和表现形式上没有任何限制:在材料上可以在照片或底片上黏贴金属、碎布、石膏、塑胶等其他物品;在表现形式上将二维空间上的摄影与三维空间上的视频以及四维空间上的音乐融合在一起,共同表达一种蒙太奇式的意象。蒙太奇手法用看似毫无联系的视觉元素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实现超现实主义之梦。雷兰达(Oscar?G.Rejlander)《人生的两条路》(The?Two?Ways?of?Life)是早期里程碑式的蒙太奇摄影。
    作品是由30多张照片裁剪拼贴而成的,雷兰达先拍摄模特,然后在暗房中将拍摄好的人物造型逐个叠底、拼贴并运用多次曝光技法在同一张底片上留下完整影像。画面左边的人代表着积极、善良、勤劳等美好的品质,画面右边的人代表着欲望、享乐,中间则是一位老者做出忏悔的样子。特殊的蒙太奇手法使雷兰达完成用真实存在的人物去虚构奇特视觉空间的超现实梦想。尤斯曼惊叹道:“里面有令人讶异的影像,如此错综复杂的事物确实具有无限的决心。”蒙太奇的出现给摄影艺术形式带来了新的表现,同时超现实主义者也找到了释放情感的途径。
    杰出的超现实主义摄影师杰里.尤斯曼(Jerry?Norman?Uelsman)同样心醉于蒙太奇。他从天空、湖泊、树木、岩石等景观中寻找大自然的神秘力量,结合人体特征,创造出时空并移的视觉影像。神奇的视觉感受打破了陈旧的视觉模式,深深地触动着人们的内心。他说:“内心知道的比肉眼多,而相机是看不见的。”“我的摄影是新奇的、创造性的时空并移,它们拓展了原始题材的可能性……最终我的希望是使得自己也感到惊奇。”他用心理逻辑引导人们进入他创造的视觉世界,使人流连忘返。1969年,尤斯曼的代表作品《无题》成为他心理逻辑的映射,一棵漂浮在空中的树倒映在水里的影子却变成了一个豆荚。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与人的关系是尤斯曼最为关注的问题,比如1961年的《象征的转换》、1963年的《房间#1》、1999年的《小礼物》都是探讨女性与男性之间的情感关系。尤斯曼在1960至1970年将视线转移到具有毁灭性力量的原子能主题上。比如1967年的《天启II》,尤斯曼用超现实主义艺术风格来表现原子弹爆炸的图景,用超现实主义诗意手法将代表毁灭与死亡的蘑菇云换成了象征希望与生命的大树。当时的美国正处在冷战时期,政治动荡,反种族歧视运动痛苦前行。在这种背景下,尤斯曼认为苦难只是暂时的,希望就在苦难结束之后,人类要想重生必先经历死亡,就好像黎明之前必先经历黑暗一样。
    他像大多数超现实主义摄影家一样渴望探索自我的内心世。他说:“在暗房里,我可以静下心来,进行内心的对话,把我在外面拍到的影像和我内心的思绪结合起来。”他亲手将所有的底片手工叠印、放大出样片,按照底片的编号进行排列,并尝试将各种样片进行组合,试看效果,以获取灵感。
    英国超现实主义摄影家大卫.霍克尼(David?Hockney,1937—)。以一种全新的思维模式拼贴摄影作品,即“霍克尼式拼贴”。霍克尼用一台宝丽来相机拍摄了一组阳台局部的图片,并将它们拼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阳台的影像。在不经意间,霍克尼完成了“霍克尼式拼贴”的第一幅作品。他被这种凌乱的错位对接所吸引。这是不同于尤斯曼无痕拼接的另一种模式。霍克尼乐此不疲地将这种手法用于表现日常生活的场景和人物,从不同视角拍摄事物的局部细节,并将这些影像片段组合在一起,产生像马赛克一样错落凌乱的奇异动感。霍克尼借鉴了中国画中一步一景的散点透视原则,在不断地实验和实践中发展了“霍克尼式拼贴”。霍克尼在与物理学家查尔斯.法尔考谈论“霍克尼式拼贴”摄影时说:“中国画中来没有窗户的视角。尤其是他们的卷轴、视点、角度都一直处于活动之中,随着赏人观看卷轴的动作而活动,重现了画者在世界中的活动。我们作为赏画人是处于这个世界中的,而不是在世界之外……这种不同的观察方法,我认为更接近生活的真实。”?霍克尼将照片拼贴手法推向更高的境界,摄影拼贴已不仅仅是事物局部影像的堆砌,而是视觉透视变化移动的载体,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多元化的视觉透视效果改变了摄影二维的、静止的视觉观看方式,形成了运动的、立体的视觉思维。将视觉世界的时间与空间的碎片有机的揉和在一起。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蒙太奇这种摄影表现手法逐渐被卷入政治洪流当中,为政治宣传提供帮助。在俄国,古斯塔夫.克鲁西斯(Gustav?Klutsis)、埃尔.李西斯基(El?Lissitzky)成功地将蒙太奇作为一种新的宣传方式用于政治运动当中。在德国,蒙太奇手法却被用于批判政治。德国摄影家约翰.哈特菲尔德(John?Heartfield,1891—1968)将报纸上的照片剪裁拼贴后,用超现实主义的蒙太奇手法,在1930—1938年间先后制作了237幅蒙太奇摄影作品,并发表在德国共产党机关报《劳动者图片报》上,成为反纳粹的宣传武器。如代表作《超人阿道夫吞金吐粪》,他用剪辑手法使图片上希特勒的整个胸腔都塞满了金币,希特勒穷凶极恶、贪婪无厌的本性暴露无疑。在《希特勒式敬礼的意味》中,他更是犀利地讽刺希特勒不过是大资产阶级财团的傀儡,揭露了法西斯的罪恶本质。蒙太奇以摄影史上独一无二的政治武器再次证明视觉影像强大的社会力量。如今,我们可以在各种艺术领域里,找到蒙太奇这种表现手法。超现实主义摄影蒙太奇也在新时期各种新兴媒介诞生的今天有着跟广阔的发展空间。
    克鲁西斯认为:“作为视觉艺术的新手法,摄影蒙太奇与产业文化的发展与艺术影响的大众形式有着密切的关系。摄影蒙太奇是一种艺术的煽动宣传形式,而它在苏联很自然的主要用于文化工作。在摄影蒙太奇的发展中有两条不同的线路。一条源头在美国的广告中,被西方的达达主义与表现主义广泛运用,第二条线路在苏维埃的土壤中独立形成,那是政治煽动性的蒙太奇,它发展出自己的手法、原则及构成规则。摄影蒙太奇的本质是出于煽动宣传的目的,用相片代替绘画,以一种更诚实、更接近现实生活的态度展现一个特别瞬间。相片不仅抓住一个视觉事实,而且把它精确地固定下来。这个记录本质,使它对读者产生了更有力的影响。”

(责任编辑:董提)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